别让“不知身在何处”成留学生活的“雾霾”

摘要:由美国女孩黛西·霍尔多夫拍摄的一组名为《不知身在何方》(《not here or there》)的照片在国内外引起一片哗然。她通过镜头讲述了一批年轻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日常生活。

 

   由美国女孩黛西·霍尔多夫拍摄的一组名为《不知身在何方》(《not here or there》)的照片在国内外引起一片哗然。她通过镜头讲述了一批年轻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日常生活。那些看似简简单单的“只言片语”,所传递出的信息却足以击碎人们想象中的美国留学 (微博) 生活光鲜的一面,使不少留学生父母及社会大众感到震惊、甚至引起不少学生和家长的愤怒之情。在感叹之余,不得不引人深思:我们是否应该给在外留学的孩子们以更多、更温暖的精神呵护呢?

  黛西这样解释《不知身在何方》的意义,“这些中国学生即使身处俄亥俄的雅典小城,却仍不知自己身在何方,他们感觉自己被扔到了一个文化融合氛围并不理想的地方。”黛西说从她的镜头里,她感觉到这一批批中国留学生从他们父母那边受到的无形压力。

  据了解,过去十年间,中国留学生激增,成为美、法、英、韩等国的外国留学生生源地。尤其是留学低龄化的趋势,推动了一批批小留学生走出国门,求学于异乡。他们背负着父母的期盼,背负着对“外面的世界很精彩”的渴望,也背负着学业有成、出人头地的五光十色的个人梦想,一头扎进一个过去所有生活积累完全不同的世界。但是现实比他们此前所有的准备远要残酷的多。特别是那些心智尚未成熟的小留学生们,直接被卷入异乡生活的滚滚洪流:文化的差异、语言的障碍、生活的不适、人际间的隔阂、学业上的沉重压力——— 他们茫然、他们无助、他们失落、他们趋于自我闭塞、他们由此时时感到沮丧甚或颓废,灰色的心理怪圈周而复始不断循环,留学生活美好憧憬因此支离破碎。

  曾经在韩国留学4年的留学生王西西(化名)在完成学业的后一年,退学回国了。她告诉记者“我是实在受不了那样的生活。4年来,和 年没什么区别。”西西说,刚到韩国对留学生活充满了憧憬,但是好景不长,因为和同屋的韩国学生生活习惯不同,为西西的留学生活埋下了 个阴霾。“平时说话大声就算了,晚上还经常和朋友玩到很晚,学习也不能集中,特别苦闷。”喜好安静的西西本喜欢在晚上学习,但是受不了室友的吵闹,又苦于语言不好不能有效沟通,没住多久就搬出宿舍和中国留学生同住了。“和中国人吃住在一起,平时上学也是,偶尔因为作业分组和韩国学生分组,但是还是觉得完全不能适应。”西西说,平时除了和中国朋友们在一起,基本没有什么韩国朋友可以来往;偶尔去打工,但是感觉总是有隔阂,很难融入社会,日子过的也很压抑。后来就一直生病,后无奈只好选择退学回国,“虽然觉得很可惜,但实在是不想在那儿呆了。一旦决定,反而如释重负。”

  不光是王西西,在法国留学的小牧也表示有同感,留学生到了国外以后,语言固然是的生活障碍,但难以承受的是陌生环境中心理上的无依无靠。“遇到什么委屈,只能自己消化,想和家里说说,又不愿爸爸妈妈担心,只能是报喜不报忧”。小牧说,法语还不好的时候,法国朋友开句玩笑,听不懂,以为是在嘲笑他。上课老师让发表意见,总是憋的面红耳赤,说点什么,也往往会引得大家发笑,就连打工都很难。这让他痛下决心,学好语言。“现在就没以前的苦恼了,主要还是要自己想得开,其实都不是事儿。”但也有很多学生受挫以后,越来越消沉、敏感,负面情绪被无限扩大。“一点小事本来没什么,但在他们眼里总被无限放大,一骂能骂好几天。”“其实,我挺能理解这些照片里的学生。”在韩国首尔大学读艺术专业的小雨点(网名)告诉记者,在韩国设计专业的是弘益大学(韩国著名的艺术大学)和建国大的艺术学院,但是因为首尔大学是韩国一流名校、顶尖学府之一,在父母的要求下,她申请了首尔大。“因为是名校,申请的要求也很严格,当时我的压力非常大,如果我要是申请不上,不知道怎么面对爸爸妈妈。”即使入学后,为了能顺利毕业,小雨点的生活也是很辛苦,语言虽然不是问题,但是涉及到专业要比韩国学生下好几倍的功夫,打工时间也被大大削减,到后直接就是分身乏力,不得停止了打工,专心学习。“记得刚开学,听教授介绍课程安排,一名理论科目教授一进来就抱着十几本书,还是国外译著的,我当时就被吓怕了,有些译著的书,连韩国人也只能理解到30%,更何况我们这些外国人。”小雨点告诉记者,在别的学科里面,有几个学生上了几次课就退学了,就是无法适应这种高强度的学习压力。“除非有着很明确的目的性和强大内心,能想得开,懂得开导自己。不然在留学的大潮中,不能驾驭弄潮,也就只能沉沦在潮汐里了。”小雨点意味深长地说。(记者:王依然)

  not here or there(不知身在何处)

  黛西·霍尔多夫,在俄亥俄大学念视觉传播专业的研究生。黛西说,自己只是想拍出一个美国学生眼里中国留学生平日生活的样子。“我想传达出这样一个感觉:他们从父母那里感受到压力,因为父母为了让他们来留学花了大笔钱,也希望他们能顺利毕业。他们被期待着,期待着将来回到中国,能有一个大好前途。但眼下,他们却要被迫学习鼓励追求自我的异国文化,并因此搞得支离破碎。”

  黛西表示,她不满意某网站编辑为她的报道所起的标题:“失落的留学梦”。“那不是我要表达的主题。我的英文报道的题目叫做‘not here or there’(既不在这里,也不在那里)。我想表达的,是一种被困在两种不同文化之间的感觉。”她说,到了美国,这些留学生或多或少都会改变。一方面,他们受到中国那里、家庭那里来的压力和期待,被迫接受家长所做的种种安排;另一方面,他们人到了这里,处在美国大学自由开放的环境下,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。他们在渐渐改变,有了想做自己的愿望,变得独立起来,想依靠自己而活、为自己而活。

  据了解,她拍的照片在中国发表后,反响之剧,让她难以理解。原文跟帖有数千条,多达7万的网友参与其中。而美国那边,俄亥俄大学里的华人学生社区更是炸了窝。曾跟黛西关系密切、甚至热情地教她打麻将的中国朋友,其中有些人现在跟她闹掰了、翻脸了。“他们对我发火,冲着我大叫。因为他们的父母,看到照片后,非常生气!”黛西感到郁闷,“我为他们拍照片时,关系曾是那么亲近。但是现在,我觉得要给他们一些时间,让这场风暴慢慢过去。” (据《中国教育在线》)

  老师支招

  “不知身在何处”其实是很多留学生曾经的生活写照。上海趣留学 (微博) 曹老师介绍说,出国留学,不仅仅是学业上的适应,更要面临的是由于转换环境而带来的心理上的适应。学生在临行前,要提前了解文化差异,了解留学国家的文化、生活、教育体制等方面的情况,

  特别是要熟练掌握当地语言便于交流沟通,不能把自己孤立起来,而应该积极地同当地人进行交流,可以加入当地的中国留学生的正规组织,有困难时可以寻求他人的帮助,还能够在集体活动中获得友谊,消除孤独感。在学业选择上,学生和家长都要对比有个准确的定位与评估。学生清楚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的强弱,能否度过留学初期适应所带来的高压力状态。

  进入一个新的环境,如果没有做好足够充分的心理准备,那么面对不同文化、生活的差异,就会让他们感到束手无策,甚至无从去处。

  出国留学,虽说是孩子的事情,但家长的作用也是决定性的。所以,除了学生需要做好留学准备外,家长自身的准备也不容忽视。“以自身心态的稳定来影响孩子的心情,是家长的措施。要多体谅、多宽慰、多调解、多鼓励。不要期望过切、要求过高、用国内的想法干预过多,以免徒增许多压力、帮倒忙。要充分了解和尊重孩子的想法和意愿,把自己的意愿硬性施压在孩子身上,是万万要不得的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均通过自动程序实现网络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:趣留学-和润天下(北京)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- https://www.7liuxue.cn » 别让“不知身在何处”成留学生活的“雾霾”

赞 (0)
'); })();